坐在咖啡館的一小角,啜飲著深不見底的黑咖啡,苦澀中帶著一點甘甜。藍調在耳邊繚繞著,優雅不失高尚,和這首詩的美個音符碰撞出悅耳的火花。「你站在橋上看風景,看風景的人在樓上看你。明月裝飾了你的窗子,你裝飾了別人的夢。」看似短短只有少少幾個字的詩句,卻使我看的入神。

 

詩中雖然寫出「看風景」卻沒有多加描述,反而留下了許多想像空間。而看風景的人雖然貌似眺望著遠方,但眼裡竟只有站在橋上的你,彷彿四周的風景已變得模糊不清,唯獨依然佇立在那兒,只是清晰的背影依然令人感到遙不可及。所謂「落花有意,流水無情」明明近在眼前,卻只能默默地望著你的背影。

 

我反覆地品嚐著這首詩,情感濃厚但不會讓人難以靠近。闔上手中的書本,抬頭看了看窗外的景色,灰色的天空已為這城市蒙上了一層紗。我結完帳走出咖啡館,都市的喧囂在四周鬧著。我靜靜的漫步在街道上,試圖尋找一絲悠閒清靜。就這樣我走到河堤旁坐了下來,望著眼前波光粼粼的河水,一閃一閃的甚是亮眼。突然一抹熟悉的身影映入了眼簾,是幾年前曾經搭救過我的年輕警察。

 

那時正值二八年華的我,還不曉得社會上潛藏著許多危險。一如往常的,我從學校下課正往公車站牌的方向前進。不過因為被老師留下來交代事情的關係而晚了些,路上的行人及學生們寥寥無幾。昏黃的燈光顯得夜晚的神秘,倒映在路面上的樹影更像極了一只只張牙舞爪的怪物。直覺告訴我不能久待,我只得加快腳步。就在一瞬間,我撞上了一個人。這人長的人高馬大,身形魁梧,身上的刺青多得令人害怕。我連忙彎腰道歉,但他似乎認為我沒有誠意,想對我動手。我腦袋一片空白,杵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就在他舉起右手想對我揮拳時,一聲喝令劃破了天際。那人先是頓了一下,隨後就怒氣沖天的抬起頭想罵出聲時,卻愣住了。看他的樣子奇怪,我便轉過頭確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只見一名年輕人身穿警服,一副正氣凜然的氣勢站在面前。黑色頭髮勉強蓋住耳朵,身材不算壯碩,但也沒有到骨瘦如柴。我先是被震懾住,而後才又驚醒過來。他把我輕輕的推到身後,小聲的跟我說:「不要緊,沒事的。」這一個看似不起眼的動作,讓我在那一刻放心了。

 

他站到我面前,看著那位高大的年輕人。或許是被他的氣勢給嚇壞了,那人跌坐在地上不發一語。我想應該是知道錯了吧。他走到那人面前蹲下來,不知道輕聲說了些什麼,接著那滿身刺青的人站起身走了過來。起初我以為他還懷有惡意,所以很恐懼。不過看著他緩緩地彎下腰來跟我道歉,我才慢慢意會過來。原來他只是那時沒看清楚撞到的是什麼,結果不分青紅皂白的就要動手。雖然理由有些牽強,但我還是原諒他了。待高大的年輕人離開後,我連忙向他道謝,他卻說這是警察該做的事便走了。

 

看著他的身影回想當時的情景,不免覺得是有些溫暖的。就這樣看著他的身影,似乎就和詩中的兩人有點像呢。想到這兒的我,不由得笑了一下。是啊,在他的生命中我只會是個過客,而他的英勇事跡卻深刻的烙印在我心中。「算了吧。」我這樣對自己說著。想了這麼多也沒用吧!我起身拍了拍身上的草屑,便往回家的路上走去。

 

或許是有些感同身受,那首詩才會這麼引人入勝吧。夕陽逐漸西沉,不知道為甚麼,心情放鬆了許多。雖然他對我來說仍然是個英雄,但我已不會再執著于把自己感謝的心意傳遞給他了。回到家之後,我立刻找出這首詩貼在書桌前。很美、很有意境、可以安撫人心的一首詩,看著它我輕輕地說了一聲:「謝謝。」對著寫這首詩的作者說,是她創作出這首美麗的詩句;對著他說,是他讓我認識了這首詩;更對著我自己說,謝謝自己能好好地放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翼 的頭像
小翼

傾盡天下

小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