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還是敵不過好奇心,所以我決定去問問他。

我來到他的房門前,反覆的深呼吸、吐氣,畢竟第一次問他這種私人問題,以前除了公務上的往來,私底下幾乎都沒接觸過

 

「小翼?你在我房門前做什麼?」

「呃…我…」

被驚嚇到的我,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反應。

「啊,我想起來了。你是不是…想知道我想要什麼獎勵?」

「獎、獎勵?甚麼獎勵?」

「真是健忘啊…不過這就是你可愛的地方。」

他一邊微笑說著一邊把手往我這裡伸了過來,托著我的下巴對我說道。

 

呃…這、這傢伙在幹麻啊!!!!!!!!!!

這動作不是對女生才用的嗎?!!我是男生耶!男生!!!

他怎麼可以這麼自然地就把手伸過來啊!!!!

 

「你在做什麼…」

「嗯?沒什麼,只是在索取獎勵而已。」

索取、獎勵?他到底在說什麼…?

看著他微笑的臉龐,不由得想起了上次出任務時那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容。
不會吧…難不成是那時候的…

「我可不記得有欠過你人情…」

「別說謊喔,你一說謊我就會知道的。」

「唔…我什麼都不記得啊,你會不會是記錯人…」

「記錯人啊…也是有這個可能…」

他的臉越靠越近,我緊張的往後退,但身後的那堵牆卻擋住了我的去路。

「嘻,你害羞的樣子還真有趣。」

他鬆開了手,一派輕鬆的彷彿剛剛的事沒發生過一樣。

「你這玩笑也開得太過頭了吧!」

「你該不會當真啦?好啦,不要生氣啦!哈哈。」

他摸著我的頭,用很陽光的笑臉對著我說。

我鬆了好大一口氣。

就是說嘛,他怎麼可能對我動心,我可是個堂堂正正的男子漢!

「不過,要索取獎勵這點倒是真的。」

「咦?咦?!」

這、這傢伙該不會真的想對我做些什麼吧!不要吧,不好吧!誰來救救我啊!!

「太好了,你們都在這,正好有事找你們...你們在做什麼?」

「哎呀,是春啊。沒在做什麼,別太在意,哈哈。」

春,我的救星啊!!我等會兒一定要好好感謝你!!!

「這樣啊...

「咳咳,春找我們有什麼事嗎?」

「嗯?喔。是關於下一個任務的相關說明,我要把資料拿給你們好瞭解情況。」

任務啊...唉,就不能好好讓我們放個長假嗎?

我從春手上拿到資料大略翻了一下,似乎是某個殺手在日本暗中謀殺了我們的重要高層,就連待在日本的數位精英都遭到毒手的樣子。

…這到底是哪門子的老套情節?

「你們看資料應該就能大約推算整個事件的過程了,那麼我就不必再贅述。上頭需要你們去支援,這任務也只有你們能接了。」

「這話的意思看來是沒有人願意接這項任務,到最後只好由我們接手?」

「上頭說基本上不希望你們太操勞,除非是委託人特別指定或是極度危險的任務,否則是不會動用到你們的。」

「哼。」

他們說得還真好聽,真是好笑。一直一直被當成利用的工具,需要時我們才有存在的價值。

「唉,你們也辛苦了。接下來就是去日本好好調查,還有殺手為何針對我們的原因。兩天後出發。」

「知道了。」「好。」

「對了,抵達日本之後會有個人去接應,我事先把你們的資料傳過去了,在給你們的資料最後面也有附上那個人的資訊。沒事的話我就去休息了。」

「好的,辛苦了。」

 

***

 

我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想著剛剛所發生的事。

真是麻煩,我也想悠閒地過生活啊。上頭說什麼不要太操勞,根本就是胡謅。而且比我們厲害的高手在本部也多的是。

話說回來,我是不是忘了什麼重要的事...

「呃…到底是什麼事啊...

我怎麼會這麼健忘啊!!!

真是健忘啊…不過這就是你可愛的地方。

...想起來了。但是怎麼會是想到這句話...

而且可愛跟我一點都不相稱的好嗎?那傢伙有病啊!

「可惡,別想那傢伙的事了。洗澡洗澡。」

過兩天就要去日本,別再想他的事了。趕快調整成最佳狀態吧!

 

──兩天後──

 

在偌大的停機坪,地勤人員正忙著確認飛機最後的安全檢查。坐在靠窗位置的我,望著他們的每一個動作,想著今後在日本該如何著手調查事件。

 

先去地下情報組織打聽一下情況嗎?但沒有當地人帶路實在沒辦法混進去,而且也得先和當地人熟識才行...不管怎麼想,好像都沒辦法推演後續情況的發展啊。實際的狀況根本不清楚,先確認好再來做打算吧。

 

隨著我的思考,飛機也完成了安全檢查並飛上了天空。底下的城鎮變得渺小,而後慢慢地被雲層遮蔽住,最後消失不見。

 

到日本之後會發生什麼事呢?總覺得有點害怕卻又有點期待。

看向身旁的羽,他早已睡到天荒地老去了。

 

想這麼多也沒用,順其自然吧。

我就這樣沉沉睡去,殊不知這次的日本之旅竟然讓我從此有了轉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翼 的頭像
小翼

傾盡天下

小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