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大利──

 

戰爭後所留下的斷垣殘壁,在這片充滿血腥味的土地顯得更為突出。在沒有任何生還者的戰場上,忽然有一身影從森林上空躍了下來。

 

「嘖,來晚了嗎…」一名銀灰色頭髮的人兒這麼說道。

「明明已經盡全力趕來了…可惡!」

知道自己現在生氣也無濟於事,便走向外觀壯麗的城堡。雖然已成了廢墟,但卻絲毫不失這座城堡的威嚴。

 

看來過程還滿激烈的…打鬥過的痕跡還很清楚…還是先去找找任務必須帶走的東西吧…

 

***

 

我看看…我記得任務需要的東西是…一只戒指是吧…

 

 

是在主臥室嗎…

 

 

好不容易找到主臥室,推開門,映入眼簾的是一幅男性的肖像畫,想必是這間房子的主人吧。裡頭的擺設雖然被摧殘過,但看得出來這幢城堡的主人非常講究氣氛。牆上掛著許多名畫家的畫,可惜被毀的體無完膚,只剩少許的碎片殘留在地面。環顧四周,到處都找不著任務委託的物品。聽說那只戒指是那位委託人的傳家寶,上面鑲著深藍色的寶石,散發出的神秘色彩彷彿能把人吸入另一個世界。據說那枚戒指在幾年前,因為委託人家中遭到不明人士襲擊,從此便下落不明。而後委託人尋找了許多身手厲害的高手,但都無功而返。最後,才找到了我們 ——Tears of Chaos 渾沌之淚,簡稱TOC。

 

TOC,不是什麼救贖人的好心團體,而是一旦接了任務必定會不擇手段達成的機構,即便是殺了人也無動於衷,如此的一個殘忍團體。而我正隸屬於這個機構。兩年前,家道中落,我從一個名門貴族的身份瞬間跌落至平民百姓。那時正值冬天,窮苦的日子再加上冷得直發抖的季節,使我不得不開始一連串的偷竊,甚至搶奪。儘管被抓到以後被痛打了一頓我也無所謂,只要能活下去我便心滿意足。不過那一天卻改變了這一切。

 

那天,我一如往常的在街上尋找下手目標。忽地,看到前方聚集著一群人。

我擠向前去觀看,卻發現地上躺著一個人,一個死人。那人穿著破舊的衣服橫躺在街上,滿身是血,胸前有好幾道刀傷,腹部及四肢也有被鞭打過的痕跡,面目猙獰,彷彿是冤死一般。我撇了一眼便走了,這人大概跟我差不多吧。不過,我想他沒有想活下去的堅強意志。突然有人叫住了我。

「喂!前面的孩子,等一下!」

我連頭都不回就自顧自地往前走,因為通常叫住我的都不會有好事。

「終於追到你了...別走啊,先聽我把話說完。」

他用力拉住我的手,讓我沒有可以掙脫的餘地。他把我拉到了一個暗巷,用手抵住我的唇暗示我別說話。

「孩子,想不想加入我們TOC?」

...我現在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這人有病,而且病得不輕。我把他的手拿開,並用一種很無趣的眼神看著他。

「我沒興趣,也不想知道。還有如果可以,請你不要在跟蹤我了好嗎?」

...原來你都發現啦。不過還是第一次被這種小鬼頭發現呢。」

你什麼意思,敢說我小鬼頭?當心我揍你。

「怎麼可能沒發現?其實你早就知道我藏身的地點了吧?觀察我好幾天就算了,今天還一路尾隨,甚至綁架我,你有什麼企圖就說出來。」

「等等,說綁架也太難聽了點。我是來找你談判,對,談判。」

「談判?意思是要跟我談條件?說來聽聽。」

「你加入TOC,我幫你找...

「不需要。我要走了。」

「我話還沒說完呢。我是說找到殺死你父母的兇手。」

剛踏出去的腳步剎那間停住了。

「怎麼樣,這交易成立吧?」

......

「還可以供你吃住,那裡不論是食物還是房間都是相當好的,你絕對會滿意的!」

如果這小鬼還是不肯答應,只好用強硬手段了。唉,這年頭的小鬼怎麼這麼難說服。

......我不需要你幫我找到兇手,因為我不在乎。不過,我可以試試看。」

現在的住處過沒多久一定會被發現的,先逃之後再想辦法脫離那個組織。

「真的嗎?太好了,這樣我就不用花費力氣打昏......我是說花費多餘的力氣說服你。」

......這傢伙活得不耐煩了嗎?

 

那位說服我的男子正是我進入組織之後的搭擋,平常說話不正經,讓人想掐死他,不過頭腦思緒相當清楚,每每到緊要關頭卻非常有用的一個人,那人名字叫六条羽。

 

而這次的任務正是我跟他負責的。

 

 

「我說小翼啊,一直在主臥室晃來晃去不會覺得煩嗎?委託物品真的會在這?」

「直覺。」

......回答得也太簡短了吧。我們去其他房間找找如何?」

「不要。這種城堡的主臥室通常都會有暗門吧,藏在書架後面之類的。」

「你是小說看太多嗎?」

......我非掐死他不可。

一進到這房間之後,就有種不和諧的感覺,說不上來的奇怪。方才尋找主臥室時,搜尋過其他房間,但並不像這間臥房有這麼強烈的不協和感。

是我的錯覺嗎?

「我們去別間找找吧?在這裡花費太多時間了,更何況要是太晚回去會被春罵的。」

「春?是那個碎碎念的傢伙嗎?如果我們說這是委託人的要求,他不會說什麼吧?」

「唔,雖然這麼說也對......不過那傢伙生氣起來很恐怖的。」

「總之,再給我一點時間調......咦?」

「怎麼了?」

「那塊瓷磚怎麼和其他的顏色不太一樣?」

我指著地板上那塊顏色有點差異的瓷磚,羽順著我的方向走過去,仔細端詳著那塊奇異的瓷磚。

「嗯......或許這就是你所說的機關?」

羽踩了踩那塊瓷磚,卻什麼也沒發生。

「什麼都沒發生嘛!你看看,這裡根本沒有什麼機關......!小心!」

「唔!」

腳下的地板不知為何突然消失,腳底懸空的我,就這樣栽進了一個黑洞。

......

「哈哈,看樣子這個洞似乎不怎麼深嘛!」

...你就不怕我上去宰了你嗎?」

「哈哈哈......好嘛,對不起啦,不過剛剛那一幕真的很經典,四腳朝天耶!哈哈哈......

臉已經漲紅的我,想反駁他卻說不出任何可以反擊他的話。

「吵...吵死了!我、我...我要調查一下這個地方,有沒有異狀!」

「好,好,隨你去,哈哈哈...

哼,看我回去怎麼修理你!

***

那洞說大不大,右邊似乎還有條小徑。是通往哪裡的呢?

萌生好奇心的我,雖然想往前探有什麼,但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卻讓我卻步。

 

不知道為什麼,從我有意識以來,我就對黑莫名的恐懼。具體原因我也不清楚,似乎是有一部份記憶被人強硬抽離了一樣,怎麼想也想不起來。

 

......該拜託他陪我嗎?不想。可是這樣......

我望向那段深不見底,不時感覺有陰風徐徐吹來的小路。

...就這一次,對,只有這一次!

 

......那個......咳。你、你能不能...幫我調查一下這裡,我感覺這裡不太尋常。」

「噗。我說你啊,坦率一點行嗎?哈哈哈。」

「你哪隻眼睛看到我的不坦率?」說完,我把頭撇向一邊。

「嘻,我這就陪你,不過我需要獎勵。」

...隨便你,快點下來。」

是我的錯覺嗎?我怎麼看到他的嘴角微微的上揚了。

 

只見他俐落地跳下來,頭也不回的往前走了。

別把我丟在後頭啊!!!混蛋!!

***

不知走了多久,終於到達盡頭,似乎是一道門。眼睛也在那段路程中適應了黑暗,周圍就看得清楚些了。我眼睜睜看著羽從口袋裡拿出一個方形東西,照亮四周後,發現是打火機。這傢伙一開始不拿出來現在才拿出來是怎樣?

 

 

當下決定不再理睬他,於是我轉頭看了看門上的花紋,卻覺得有些熟悉——這不是我們家的家徽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翼 的頭像
小翼

傾盡天下

小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